【佐鸣】流浪忍者的旅行日记 第九章 (接698 温馨撒糖甜)

啊啊啊啊!!!!不会说话了!!!好喜欢大大描写这种关系!!啊啊!!!

斯巴达大人:

注意事项
1,接698
2,撒糖无节操
3,谈谈恋爱上上床
4,日常不严肃
5,日更,十天内完成
6,bug放过我!!!


目录: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


x月x日
他说他想我。


第九章
佐助看着鸣人,鸣人眼神中的坚定让他明白多说无用。他见过这个眼神无数次,每一次都让他无奈,也更加心动。


“一个吊车尾。”他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,“说什么大话。”


“说不说大话取决于你帮不帮我的说。”鸣人冲他做了个鬼脸,“啊——原本真的想和你一起在外游览的,没想到最后又变成了这样。”


“你身上这么多事,打算怎么游览。”佐助笑了一声,“拉我做苦力差不多。”


“这绝对是诽谤了,”鸣人翻了个身趴在床上,“我本来打算到这里直接解开封印,反正鹿丸那边收集证据还需要一定时间,而我在这段时间里可以陪你游山玩水——”


“那然后呢,”佐助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,他慢慢地把胸口的气吐出来,“在证据出来后呢,你打算怎么办。”


鸣人收敛了笑意。
佐助静静地看着他,鸣人的每一个表情——难受,愉快,愧疚,欣喜……佐助都见过,而现在,鸣人的表情十分复杂。


“我没想过,”鸣人犹豫了很久,终于低声开口,“我只是……我没想到你真的会为了我回来。”


佐助“哦”了一声,“所以?”


“在你回来的一瞬间,”鸣人勉强勾起嘴角,对着佐助笑了笑,“我就已经没有了选择——就算是偷来了假期,我也想送送你,至少送出木叶,送到你走过的所谓天涯海角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我想看看你着迷的东西。”


“……”佐助发现最近的自己总是在叹气,“就这么简单?”


“当然不是——被封印的那段时期我什么也不能做,什么也不能碰,”他继续解释,“身边的人不可信任,高层的人视我为眼中钉,所有的文件到我手上,我只需要机械地签上我的名字就好。”


“所以,”佐助也压低了声音,“你……”


“所以……不只是送送你,我也很想你,”鸣人接过话头,他拉住了佐助的手,“即使你帮不了我,我也希望看见你。这个想法是不是很幼稚的说?”


“的确很蠢。”佐助点点头,“没有我帮忙,你就会死。”


鸣人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我总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,在信里抱怨抱怨,结果你来了,带你泡温泉享受享受,结果敌人来了——我总是搞砸很多事。”


佐助低下头,把额头抵住鸣人的额头。


“白痴。”他说。


“嘿,”鸣人舔了舔嘴角,“别这样骂我。”


“你把我想得太差劲。”


“我觉得已经足够好。”鸣人在二人之间狭小的缝隙中掀开了自己的被子,“在如此亲密的姿势下,我觉得你可能会想和我一起睡。”


佐助冷哼一声,“是你才对吧?”


“对,是我。”鸣人勾住佐助的脖子,“但是你的表情告诉我,你也是。”


“什么表情?”佐助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
“没什么表情。”鸣人眯起眼睛,“只是我想那么说罢了。”


“……”这个吊车尾,变得比小时候更加狡猾,“滚。”



最终,在一番没什么营养的斗嘴之后,佐助还是和躺在了鸣人的被窝中。


回来了两天,发生了这么多事,二人第二次同床共枕。鸣人就躺在他旁边,而他闭着眼睛躺着,听着鸣人微弱的呼吸声。


他想了很多,包括那些曾害死过自己家人的高层,包括哥哥的遗言,包括终结之谷后自己的泪水,包括鸣人每一次送他到木叶边界的神情……


都是欲扯不断的、无聊的感情。


佐助和鸣人似乎永远隔着些什么,就像木叶的边界,他们一个在外面,一个在里面,立场不同导致他们十年来都没能再好好谈过一次话,而这次的事件将鸣人推出了木叶,就在那一瞬间,佐助也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鸣人的手。


这是一个契机。


这个契机之下,没有人能够再度松手。
鸣人不能,佐助也不能。


所以佐助睡得很不安稳。


他做起了梦,梦中,他回到年少时期,正值十二岁的青葱年华。在那里,他的父母双全,兄长健在,他是宇智波家的小少爷,鸣人则是火影家不成器的笨儿子。


他看着鸣人对他挑衅,酸溜溜地讽刺,有时候冲他竖倒拇指,又或者跳到他座位上对他大吼大叫……无数愚蠢的行为堆叠在一起,把这个人变得无比的丰满。


“我最讨厌你了!”鸣人说,“佐助!!”


“白痴,”佐助也会毫不留情地戳他的痛处,“一个吊车尾。”


“我不是吊车尾!!”鸣人对这个词反应很大,他一定会举着手大叫,“想打架吗!!!”


“不欺负弱者。”佐助嘴上这么说着,身体却摆好了攻击的架势,“不过如果你惹我,我会让你尝尝惨败的滋味。”


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!受死吧!!!!”


鸣人这孩子比较笨,永远记不住痛,即使被佐助碾压了一万遍,下次也仍然会叫着冲上来。他带着廉价的护目镜,缠在腰上的衣服在跑动中飞了起来,还正纤细的手臂大大地拉开,表情狰狞地冲向佐助——


而梦总是没什么逻辑,在鸣人弹出来那一瞬间,成年人的佐助似乎附身在了这个幼年的佐助身上。


他变得沉稳,温柔,并拥有了全部的记忆。


佐助瞪大了双眼,看着年少的鸣人呲牙咧嘴地冲了过来,小小的拳头扬得老高。这种令人怀念的情形已经很久没在他梦中出现过,他和鸣人早就过了这个时期,然而现在回想起来,愚蠢而又年少的此时,正是他最怀念的日子。


那个单纯的自己,单纯的鸣人,单纯的时光……


他觉得自己怀念得有些疯了,就连互殴这样的情景在他看来都犹如慢镜头一般煽情。他屏住呼吸,在鸣人攻过来的瞬间轻而易举地制服了那个笨手笨脚的吊车尾,然后,出人意料又情理之中地,别扭又亲昵地在鸣人一通撒泼之后拉住了对方的手。


他亲吻了鸣人的嘴唇。


鸣人的眼睛顿时张大到极点,鼻孔滑稽地撑成两个孔洞,他微张着嘴唇被一举攻下。佐助闭着眼睛抱着他,温柔又羞涩地舔着他柔软的嘴唇,最后把他推到草丛里,轻轻地覆了上去。


“听着,”佐助喘息着说,“吊车尾的,我只说一次。”


“什么?”鸣人还在茫然。


“我,”佐助咬咬牙,如鲠在喉般许久后突然发泄似的大吼起来,“我喜欢你。”


这四个字扔出来,佐助突然感觉一阵轻松。
原来是喜欢,原来那么多愚蠢的行为都是因为喜欢。
他喜欢这个人,喜欢这个人的蠢,喜欢这个人的嘚瑟,喜欢这个人的聒噪,就连这个人没脑子的胡乱嫉妒他都喜欢得不得了。


他喜欢“漩涡鸣人”,喜欢到觉得他的一切都那么可爱。


“回答呢。”他等了许久,轻轻地晃了晃鸣人,“你的答案。”


“是吗,”鸣人从呆愣中反应过来,他没有继续大吼大叫,而是慢慢地慢慢地变成了一个成年男人。长手长脚,蜜色皮肤,脸上出现皱纹,发型也成了寸头。


梦中的佐助对此毫不意外,他仍然坚定地看着鸣人,仿佛鸣人从头到尾就是这个模样。而鸣人在短暂的愣神后也勾住佐助的脖子,深情地回望。


这个场面很怪异,少年身成人心的佐助压着完全成年人的鸣人,他们目光灼灼地抱在一块儿,亲昵地不停亲吻。鸣人温柔地吻过佐助的额头,随后又吻过佐助的脸颊和鼻尖,他笑着,爱惜地摸了摸佐助的头。


“我喜欢你,”他说,“我爱你。”


佐助的心顿时疯狂地跳动了起来。
仿佛什么被填满,又满得溢了出去,快乐多得盛不下,他无法形容自己几乎飘起来的感觉是什么。他只是沉默地,偷偷地红了耳尖。


佐助忍不住追问下去:“什么时候开始的。”


“我从12岁开始就喜欢你了,”这个鸣人比真实的鸣人更加口无遮拦,他拉下了自己的拉链,露出一片蜜色光滑的胸膛,“我从那个时候就知道,我爱上你了。”


“嗯,”佐助脸颊也泛上绯红,“我知道了。”


“如果你愿意,我还想让你知道更多,”鸣人眯起眼睛,“在终结之谷,你想杀我,而我只想和你上床。”


“我不想杀你。”佐助的动作一下顿住,“我……”


他不知道鸣人指的是哪一次终结之谷的厮杀,无论如何,他记得一切——不管是十二岁还是十七岁。
他们在那里,血不停地飞溅,拳拳到肉的攻击让他们杀红了眼,失去了对力量的把控。所以第一次鸣人被打得住院,他远走高飞,第二次鸣人则拽住他,同归于尽一般废了二人的惯用手。


终结之谷的记忆总是和暴力有关,它在梦中比现实中更血腥,更残酷,没有对,没有错,有的只是征服和妥协,疼痛与愤怒……


那是一场浩劫。


立场的冲突感突然袭来,佐助后退了一些,下意识地皱起眉头,他不觉得那段时光有什么对错,但仍想要解释什么,他想说,不是的,也想说,现在不会,而最想说的却是无关解释的三个字。


“我爱你。”


他说不出口。
人总是对在意的人格外话多,格外沉默。


鸣人也没有打算让他继续说下去。


鸣人只是坦荡地笑着,抬腿环住了佐助的腰,他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,身边是开满了的向日葵。


“我总是很期待这一刻。”


“什么?”


“我说,”鸣人用下身蹭了蹭佐助,带着一种强烈的xing暗示舔了舔自己的嘴角,“请你杀死我。”


TBC
居然没开起来(。)
对不起我太啰嗦了(。)


对不起啊😭😭😭想把冲突再写得激烈一些就!!!!


点推平有助于更新啊!!!(疯狂摇晃监狱的门)

评论
热度 ( 395 )

© orangesld | Powered by LOFTER